常宁市 江达县 安阳市 巍山 光山县 海盐县 姜堰市 合肥市 南投市 宜宾市 晋宁县 南京市 舟曲县 太湖县 合山市 阿合奇县
印度摩天轮翻覆 廖碧儿疑似情变 袁弘为张歆艺庆生 暴漫创始陵园道歉 马丽首曝婚纱照 佟丽娅陈思诚同游 印度塑料婴儿

又逢文博会 再逛古玩城

标签:洁肤 美女炸金花网络游戏

2018-6-2 22:48:36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图说:未到周末,展位门可罗雀;还价千元不买的黄沁料(上左);开价2000元的青花籽料(上中);“开张”袖珍河磨玉小猪龙 孔伟/摄 吴比较/制图

  孔伟

  照例“抢跑”一天的深圳文博会古玩城分会??,照例在大雨中开幕了。

  文博会开幕期间恰逢深圳多雨季节,这难为了一帮前来参展的客商。不过,即使租金不便宜,古玩城的展位还是早早地被预订一空。只是,跟前些年相比,我最熟悉也最喜欢逛的和田玉展位却少了许多,尤其是籽料原石专卖柜,相比鼎盛时期只剩下不到10%了。这是不是跟籽料价格疯涨、玉河禁采有直接的关系呢?

  倒是展售老物件的摊位明显增多,虽然这些物件究竟有多老值得深入探究。还是逛逛我熟悉并且喜爱的和田玉的展位吧,虽然少,也聊胜于无不是?

  自从古玩城成为文博会分会场以来,仅去年缺席过一届的“非著名玉商”徐州老杨又来了。仍然是一脸喜悦的笑,仍然是一张特别能侃的嘴,在别人大都还没有开张的时候,他已经有大把银子进账了。这也难怪,他有一个在赖声川的青春版话剧《暗恋桃花源》中饰演主角的儿子,估计其子“特别能说话”的本事就遗传自乃爸。

  老朋友见面,自然十分热络?:鸭妇渲?,话题很快转到了目前的和田玉价格上。老杨很是感慨,说其实这些年来投资啥也不如投资和田玉。这话说得实在,因为他就是靠和田玉发家的,不仅有自己的玉石生意,还有自己的玉雕厂,一年中不少时间都在做“空中飞人”,带着老婆全国各地“赶场”。成品卖得七七八八以后,就赶赴和田进货,然后再把原石加工成成品销售,完成一个又一个招金揽银的循环,把一个小小的玉器生意做得那叫一个红火,他们全家自然也对和田玉充满了喜爱与感激之情。

  今年古玩城分会场的和田玉籽料原石展位只有区区三四家,还分布于展场的两端。展位不多,料子也少,能上档次或者看得上眼的料子更少,偏偏一问价格还能吓你一跟头。在一个新疆玉商的展位上,一个小伙子正拿着一块残缺不全的黄沁料跟卖家讨价还价。眼瞅着小伙子从500元逐渐加码到1000元,但老板的动作仍然只有一个——摇头,嘴里吐出的也一直只有俩字——不行。如果时光倒流一两年,这种料子即使再胆肥的玉商开价也断然不过500元的。

  籽料真的疯狂到如此地步吗?我也随便挑了一块青花籽料,通过询价来印证。料子最多40克,两头比较黑,中间有一条白色的条带,但裂和棉都比较明显。在我的估值体系里,这东西最多也就值个两三百元,但老板说出的数字吓得我慌忙放下了:2000元!这简直就是不想卖的节奏啊。

  在楼上开店的人称隔壁老王的玉商也在摊位上占据了一席之地。他展柜里的东西还行,当然价格更不错。只是还没聊几句呢,一位女士走到了展台后面,向老王说了声谢谢,然后顺理成章地取代了老王的位置。我这才搞明白,原来老王只是趁老板不在的时候临时客串了一把,而非展位真正的主人。

  继续闲逛。在展场的另一头,总算又找到了一个专售和田玉籽料的摊子。摊主长得跟电视里的鲁智深颇有几分神似,就连性格也相仿:只要见到路过的、有可能是他潜在顾客的成年男女,都会抓起几块籽料兜售,如果对方不喜欢,甚至根本不知道和田玉为何物,他又会“啪”地把料子全扔进玉石堆里,往往吓人一大跳。这促销手段也够奇葩的,不过倒也跟他酷似鲁智深的外表高度契合。

  迫于无原石可挑,只好在“鲁智深”的摊上扒拉一通,总算挑到一块稍稍有点特色的料子。价格倒是不贵,因为成色确实不敢恭维,从我的心理角度来说,只是不想空手而归而已。

  专售河磨玉的摊主也是一个老熟人,我之前在他那消费过大几万的钞票。不过说实话,他这次带来的货还真没有能入得我“法眼”的,但老板硬要我给他开个张,只好从一堆指头大小的小雕件里好歹挑出一个可以做手机链或者钥匙链的玉猪龙,小巧,油润,可爱,还带点河磨玉特有的皮,算是开张大吉了,他这才饶过我。

  一圈逛下来,一通聊下来,发现没有开张的老板还真多。也是??,这天不是周末,来逛展会的市民肯定不多,难怪不少认得不认得的展柜老板都很热情:“开个张,给再优惠优惠”——心里急?。〉狻翱沤薄被拐娌皇粲谖?,因为目之所及大都在我的喜好和涉猎范围之外。

  这两年,俄料逐渐成为和田玉市场的主角,并且随着和田籽料价格飙升,俄料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今年来古玩城参展的专卖俄料的玉商也比去年有所减少,一些熟悉的面孔没见到不说,玉件的成色也不如往年。我跟一位前两年都来参展的玉商保持着微信联系,问他这一届为什么没来参展,他的回答简单明了:去年参展生意不好,刨去展柜租金、差旅住宿以及货物运输等费用,最后一结算,一个字:亏。

  另外一个常年在古玩城开店的老板,以前也一直是文博会的参展商,这次却没在展位上看到她。逛到二楼她的店铺里,发现她正坐在电脑前斗地主呢。不知道她最近的生意是盈是亏,反正这把斗地主赢了。问到参展情况,她似乎没心思回答,继续斗她的地主。

  展会到下周一才结束。根据以往的经验,展会结束前一些商家会为“减负”而低价甩卖——要不,下周一再去看看究竟有没有漏可捡?有愿意跟我一块去的吗?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分享到: